歡迎訪問深圳市質量協會官網!

小米生態鏈爆品手冊

點擊:時間:2018-04-08 17:30:28

摘要:一個企業能不能做出爆品,一定是由最頂層的人確定的。最頂層的人包括:最高水平的設計師以及這個企業的最高管理者。


口述丨蘇峻(智米科技創始人兼CEO)


本文由混沌大學(ID:dfscx2014)授權深圳市質量協會轉載。

本文精選3580字,質量君邀你7分鐘深度閱讀

質量君與你共同思考


  • 爆品邏輯的核心是什么?
  • 爆品迭代該如何升維?
  • 能不能做出爆品由誰決定?


2014 年,我以大學教授的身份創業,懷抱著對小米爆品邏輯的極度熱愛加入小米,認為這種打法所向披靡。

但沒過多久,我與爆品模式的開創者 ——蘋果的高管交流,他卻說看不到我所認為的企業優勢。

他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你們做的事情,別人能不能做?或者別人會不會非常難做?

這話我當時并沒在意,但2015、2016兩年小米面臨困境時,我總會回想這句話。我對小米從未失去過信心,但經歷了困境之后的急速反彈,我才理解了爆品的真正含義:爆品不是產品,而是一種創新的商業模式。

爆品誕生的五個步驟

小米去年 200 億營收,80% 來自不到 10 款產品。在小米生態鏈中,一百萬銷量、10 億營收的單型號產品,才能被稱之為“爆品”。

比如,智米生產的小米空氣凈化器,年銷300萬臺。這是典型的爆品邏輯。

而本質上講,只沿著一個既定思路做出一個產品,使得企業獲得系統運轉效率的本質提升,最終在競爭中形成系統性的結構優勢,這才是爆品邏輯的核心。

這種優勢能夠體現在供應鏈的議價、市場、運營、研發費用的攤薄等等方面。

這個優勢如何形成?我梳理了蘋果和小米的方法論,形成了五個步驟。

步驟一:產品從人性出發

出發點確定之后,產品的發展方向才能變得聚焦、收斂、唯一。

例如,蘋果的 AirPods 耳機,取下一只耳機時,音樂會停止,兩只耳朵都帶上,音樂又會自動啟動。

這與此前藍牙耳機使用時,打開耳機、打開藍牙、選擇藍牙等等一系列復雜的動作完全不同。

這源自對便利性需求的理解。人的需求有很多,需要通過觀察去獲得。而人性就更是深層的體驗,喜悅、連接等體驗都需要洞察。

步驟二:用底層技術來支撐。

發現需求的不只是蘋果,但實現需求卻很難。蘋果能夠做出來,是因為他們的底層創新技術開發。

比如,AirPods 耳機里集成了全球最好的資源,供應商給蘋果提供了體積最小、性能最可靠、技術最先進的元器件。

但是有一個東西其它元器件廠商做不了,就是里面達到兩耳協同效應的連接芯片,沒有一家藍牙芯片公司能夠提供這樣的解決方案。

在這種情況下,蘋果直接做底層開發,研發出了 W1 芯片。

步驟三:聚焦在一個方向,找到最優解。

需求和技術確定后,聚焦才能找到最優解。

因為方向清晰又聚焦。這就能夠使團隊用一種非常彪悍、高效的方式來運作,對一個方案、一個方向做出無限趨近的打磨。

這個是能以小型團隊支撐爆品設計的前提。


你能看出這幾臺凈化器的區別嗎?

比如,智米在開發小米凈化器的過程中,為確定凈化器孔的大小,就做了十多個方案(上圖展示了其中4個方案)。

因為同樣都是5730個孔,太大了會讓凈化器顯得黑,不好看;太小了會影響進風、出風、過濾,從而影響產品性能。

每個方案都是用計算機模擬,數控加工做出實物,檢測性能,仔細打磨,最終確定了每一個孔的直徑0.2毫米。

很多人不能理解,但其實一件產品如果想成為爆品,設計者就應該有這個能力或者信心把它打磨到最好,努力去尋找最佳的平衡點。

步驟四:沿著錨定的方向迭代

產品獲得成功后,又會面臨一個新的問題,即“迭代。因為對手會跟進,而技術也在前進,所以產品要往前走。

這里面有幾個需要注意的問題:

1. 要篤定方向。

2. 要做減法,這是硬件產品的一個顛撲不破的思路。

3. 一定要靠技術革新推動升級,不是為變而變。

比如,Mac 從 2014 年到今天,基本樣式沒有什么變化。如果你是一個追求多樣性的人,你會覺得設計師太懶了。


Mac 的四次迭代,并沒有看出明顯的區別

其實,Mac 迭代的思路很清晰,它要創造的是一種底層的愉悅感 :

輕靈的體積內蘊含著非常強悍的運算能力。所以它一直沿著一個非常篤定的思路在前進:收薄、收薄、收薄……

但這里面有非常大的技術進步在推動。

比如液晶顯示屏背光模組的貼合、厚度的簡化,產生高性能運算能力的核心元器件的轉化,機器從塑膠到鋁合金散熱性能的提升,產生的結構堆疊的更緊湊性,最終使得這個產品一步一步往前走。

智米空氣凈化器的迭代也一樣,思路就是更簡潔,更精致,更強大。

所以,我們的新款和老款外觀并沒有太明顯的變化。但新增加的數字顯示功能,源自于用戶對生存環境的評估需求。

但能在不明顯增加售價的前提下,把激光顆粒物傳感器安裝進空氣凈化器,是技術研發來實現的。

增加的孔則是把產品效能提高的同時不破壞美觀。而數字的顯示采用OLED屏則是為了把光污染值降低,不對用戶的睡眠產生影響。

步驟五:以滿足最終需求為目的,不以目前產品為終局

產品從做成爆品到迭代,然后,再往上跨升,就變成升維了。

這種升維是如何完成的呢?

回歸需求,意識到現在的產品只是階段性結果,而非終局,不受品類限制,不斷積累。

如果給硬件爆品排名,iPhone 是絕對的 No.1。但我相信蘋果已經在多個維度上為下次升級做準備了。

比如iPhone X的面部識別和AR功能,這些技術的積累,一定孕育著躍升到下一個層級的能力,最終從量變到質變。

他們思考的是,用手機的最核心目的是連接和通訊,如果我們探討這個需求,那就將不局限于手機這個產品本身。


美國紐約第五大道的蘋果專賣店,蘋果通過與制造商合作研發,耗資650萬美元,將玻璃數量從90塊縮減至15塊,蘋果標志更加清晰醒目,最終形成這個產品的儀式感。

小結

蘋果之前,沒有企業敢在做產品的時候,只做一個方案,沿著一個既定的思路只出一個產品。

而小米一開始的思路就與之一脈相承,加上這么多年在技術和供應鏈上的積累,才有了今天的反彈,成為真正爆品邏輯的實踐者。

很多企業,是不敢冒這樣的風險的。

我很慶幸小米生態鏈提供了一個特別好的平臺。

就像周星馳電影里的「豬籠城寨」一樣,提供了一個巨大的保護屏障,使我可以安安心心地做產品,最終做成一家產品創新型的公司。

1945 年,索尼株式會社在戰后的一片廢墟中,推出了第一款產品 ——像洗腳盆一樣的電飯煲,但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用技術革新和產品設計的方法,創造出了神話的產品創新公司。

所以,只要聚焦,按照一個既定方向持續知難而進,榮耀一定屬于你。

彩蛋:

蘇峻老師關于爆品設計師的清單:能不能做出爆品,是由誰決定?

1. 一個企業能不能做出爆品,一定是由最頂層的人確定的。最頂層的人包括:最高水平的設計師以及這個企業的最高管理者。

2. 設計師只有層級的區分,沒有量的區分。對于爆品而言,如果說 100 分的設計師是 1,那么 80 分的設計師就是 0。所以 100 個 80 分的設計師,也很難干過一個 100 分的設計師。

3. 最優秀的設計師一定站在了藝術和科學的交叉點上。因為他們需要懂人性,而人既有感性的一面,又有理性的一面。如果只偏一面,就無法感知另一個維度。

4. 設計師都具有成為企業家的天然優勢。因為他們是對于用戶體驗有一種特殊關注的人。

5. 但是設計師不一定能成為企業家。當我以企業家而非設計師的身份參與到產品中時,就會發現設計只是其中一環。爆品跟技術的創新、整個的供應鏈支撐、成本、市場、甚至切入這個領域的機會、時間點,都有很重要的關聯性。

6. 設計師追求細節,而企業家要看清格局。智米能成長為獨角獸的關鍵點就是短短幾個月時間做出產品,搶在霧霾季之前推出。這與設計師的追求極致有天然的矛盾,但這是企業的第一要務,已經超越了產品本身。

7. 因此,企業家需要做一個有判斷力的人,而非一個設計師。他擁有超級視覺和超級感知,也相信設計的力量,給予優秀的設計人才充分信任,為他創造平臺和空間,決定了企業的產品所能達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