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深圳市質量協會官網!

三位質量經理的故事

點擊:時間:2015-04-28 15:38:40

入職場多年,偶一路跋山涉水,終于沖到副經理位置,突然有點回憶其這些年來帶偶在職場成長的那些質量經理們了,故偶即興寫下寥寥數語,以此向偶曾經的老上級們表達感謝和思念之情!

第一個經理:嚴謹、細致,對下屬近乎“苛刻”

偶大學畢業,學的是機械設計及自動化,畢業后應聘進了一家臺企,本來是要進那個公司的研發部的,可是入職培訓三天后,總經理找偶談了次話,說品保經理很看好偶的性格,要偶去做助理,結果偶就進了品保部。從此成為了質量人。這是偶的第一份工作,偶的第一個品保經理在偶到崗的第一天就問了偶一個問題,“什么是品保?你覺得怎樣才能做一個合格的品保?”偶支支吾吾半天,答曰,“品保應該是品質保證,是品質檢驗和質量管理吧......”品保經理對偶的答案不置可否,笑了笑后語重心長的說了番鼓勵的話,要偶先去產線,從基層干起,先做巡檢員,一個月后看表現再回辦公室。

時間很快過去,偶也從車間轉到了辦公室。公司準備引進ISO9000體系,經理讓偶負責,請了咨詢顧問來公司輔導,讓偶負責編寫相應的體系文件。偶是第一次接觸ISO9000,對體系非常感興趣,一本一本的體系文件倒也編寫得風生水起。有一天,偶終于一口氣編寫了3本文件,自認為應該不需要太大變動就可以發行了,于是提交給經理評審,結果經理5分鐘后就給偶打回來了,曰:“格式太亂,字體不統一”。只好重新修改,再次提交。終于第2天,經理告訴偶,可以發行了。于是偶立馬打印,請經理簽字,結果經理看了一眼,又發話了,“打印的不居中,有一個表格缺一條線.....”偶額頭冒黑線,無奈之下又重新打印。第三次拿去簽字,還是拒簽,“頁邊距(頁眉和頁腳的)不是一樣寬,文件不好看......”偶當時心里就有點不耐煩了,爭辯道,“這個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吧,這次就這樣發行得了,下次偶一定注意......”“不行,重新打印,你要記住,干品質絕對要嚴謹、細致。”經理語氣堅決,一臉嚴肅。

這件事后不久,經理讓偶填寫一張人員招募申請表,其中有一項偶想當然填上上去了,經理看了后就要偶重新填張新表,偶不樂意,只想著在原件上修改修改就得了,結果又引起一頓批,“不清楚的地方,為什么不問呢,非要自己主觀臆斷,結果寫錯了,還不愿意修改,還找借口......”偶當時心里有點憤憤,不過后來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錯了就是錯了,要正視自己的錯誤,不要想著為自己找借口。

在后來的工作中,偶還是不斷的出錯,比如說復印的時候紙沒有放正,印出來的效果有點歪;掛宣傳看板的時候,其中一塊看板比另一塊看板掛低了2個mm竟然都被經理糾了出來......經理總是不厭其煩的糾正偶,似乎有點“沉醉”,有時候偶都感嘆和佩服其的堅持,真的驚為天人。

第二個經理:左手能用人,右手會做人

偶的第二份工作是在天津一家“偽”美資企業,就是公司高管一大半都是中國人的那種企業。偶依然在質量部做體系,質量部長是公司元老級人物了,公司剛成立就進來了,初中學歷,從QC做起,人比較機靈,是天津本土人士,一步一步的從QC做到了質量部部長。部長姓“賈”,電腦office都不怎么用得靈光,英語只認得26個字母,QC七大工具更是一知半解,可是此人會知人善用,照樣把質量部打理的有條不紊。公司每年高層們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變動,唯獨此人在質量部部長的交椅上牢牢的一坐就是5個年頭了。偶們私底下都稱呼他“假’部長。

這位“假’部長喜歡吃喝玩樂,在他的帶領下,質量部幾乎每個月都要出去聚餐一次,吃過之后是卡拉OK,有時是酒吧或迪廳,當然每次聚餐“假’部長出一半的錢,剩下的大家AA制。久而久之在這種氛圍下,質量部就出現了兩極分化,一部分人業務能力較強但不喜交際不懂酒桌文化,聚過餐就各回各家了,另一部分人平時工作能力不顯山不見水但很會吹噓拍馬投其所好一直陪著吃喝玩樂到天明。“假’部長心里透亮著,每個月評績效獎的時候,業務能力強的當然要評A級,最討自己喜歡的也評A級,那些業務能力還可以的但又不會討其歡心的就評B級,這樣一來誰都不得罪。時間久了,大家就品出每個月評績效獎的個中滋味了。“假’部長特別會琢磨人,好像你想什么他全都知道,總能在一部分人發出不滿和牢騷之前找你談心,讓業務能力強的人繼續發揮,讓業務不行的人在關鍵時刻站出來頂錯還心甘情愿。

假’部長不懂技術,不懂高深的質量管理,但是會忽悠,懂得“謙讓”,懂得識人。遇到英文文件和郵件,就轉發至文員翻譯成中文了再看;遇到看不到的4M變更或工藝規范,就吩咐QE去全程負責,向他匯報結果就行。所以,“假’部長的手下,要么是獨擋一面的強兵,要么是什么都不會的但做客服或業務絕對一把好手的人才。

現在想想,“假’部長真乃高人也!作為質量部長,就得學會兩手抓,一手抓業務能力強的,會辦實事的人;一手抓會做人的,關鍵時刻會出出餿主意,會合理規避責任風險會為質量部歌功頌德的。

第三個經理:狼煙四起,丟盔棄甲

偶的第三份工作是在一家大型民營企業做QE,偶剛進公司就有人跟偶講,“你老大上個月剛空降來,現在公司都在等他的三把火呢,別沒燒起來就把自己烤糊了。”這家公司成立也有8、9年了,是幾個國有企業內退的老干部合伙投資的。公司的宗旨是“先走市場,后走管理”,結果是公司的利潤確實可觀,工人的福利待遇也很不錯,8、9年下來“騰騰騰”的開了6個分廠,員工人數達到了1500個左右。人一多,管理上的不足就顯現出來了,公司內部管理一團糟,特別是公司有3個副總,彼此鉤心斗角,每個副總都有一幫自己的心腹,辦事完全是特權特批,不按流程來,整個公司的管理硬是被弄的烏煙瘴氣。最大的那個老總,也知道公司的這種情況像惡性腫瘤,急需切除,前前后后請了好幾個質量總監來改善流程,可是沒有一個能夠做滿1年的。

偶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招聘進來的。剛進公司就后悔了,可是偶這人懶,不想動了,憋著一股勁,想著怎么著也熬到年底再打算。新的質量經理是從LG出來的,管理上很有一套,可是太心急了,剛上來就簽了幾個退料單。偏偏不巧的是這幾批料的供應商是一位副總的小舅子,這下子新經理一下子跳入了水生火熱里。沒過幾天,市場部的客訴單像寒冬臘月的大雪一樣紛紛揚揚飄落而至,一個月硬是接了23起客訴。退料的事還沒解決利索呢,這下好了,前院又起火了。于是,新經理在好長的一段時間忙的顛顛的,到處撲火,成天頂著對熊貓眼火急火燎的。

后來市場部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把上海通用忽悠來了,通用已經有意向要把訂單給偶們了,可是不放心要來實際審核一下。公司從來沒接過通用的單子,老總很重視,幾個副總也對這事表示了高度的關注,下了死命令給質量經理,審核嘛自然是質量部的事,一定要通過,通不過的話是要追究質量部的責任的。這下子質量經理趕緊從四處撲火的狀態中抽身出來,組織各部門積極商討迎審對策。會議開得一塌糊涂,每個部門的經理都在推脫責任,都在強調這些不是自己部門該負責的。質量經理雖然憤慨,焦頭爛額,但還是很有理智。情急之下,請動了老總,組織二次會議,總算把審核前的準備工作分配到了各部門。可是臨近審核日期了,質量經理一跟蹤備戰情況,結果不盡如人意,幾通電話一打,各部門態度倒是很好,一致答應就算加班加點也要在審核前拿下。后來通用一來審核,發現車間現場和倉庫管理是慘不忍睹,再和技術人員一溝通,發現是基本的APQP流程都不知道,氣得甩袖就走。就這樣,通用的訂單泡湯了。許是老總知道公司這幫人是什么德行,也沒有過多責難質量部。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大半年了。質量經理還是每天忙著撲火,肝火越來越旺盛,脾氣也越來越暴躁,雖說公司的部分管理流程已經有所改善了,但是公司大部分人還是每天渾渾噩噩的混著。偶每天看著質量經理火燒火燎的樣子就難受。終于在一天早上開早會時,質量經理和偶們說ByeBye了,偶大松了口氣之后忽然有些難過。偶知道,偶是為這個大環境感到悲哀,為質量經理的離開而黯然。